那只咸鱼阿莱

这人贼沙雕【划重点,作为常识要了解一下
#橘里橘气,深度百合,请不要和这人聊bg,她会疯的【偶尔谈一下也没什么
目前混姜饼人【兄弟,月海好吃的啊
d5【蝶盲蝶/械盲械/空盲/园医园
东方【主要吃灵魔理/all铃仙/觉恋
少前【秃头老咸鱼不知道坑了多久了,新活都没肝
ll【拖了好久的llss还没有补完
#cp洁癖严重,很严重,非常严重【划重点,考试会考的
当然如果你很可爱聊一聊也是可以的
#暴躁老哥,你尊重我我尊重你,你不尊重我我neng死你的那种人【但是很容易哄回来
然后就,没屁放了

人真可怕

麦芽糖dome:

太太们小心呀……

阁子:

各位太太注意,最近该锁就锁别有侥幸心理


克奇(顶风作案哲♂学王:



我要画一方通行:



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:



还请尽快转发,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,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,保护我方太太,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,尽量多扩散,让他们都知道,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,能保一个是一个,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,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,对吧


我的tag不够多,也不知道其他的,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,这样能扩散的更快


别去关注他,也别搭理他,放着他晾着他,微博能注册一个,就能注册无数个,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,疯狗谁都拦不住,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


忍住了憋住了,把手管好把嘴闭严,不要管他,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,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,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,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,多好的机会,谁能不想抓住呢〔笑〕〔狗头〕


道德是个好东西,但是他们没有,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,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


稳住,我们能赢


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,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,但是就算没有超过,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?






闪退加上高延迟,本来就佛了还t m的分手炮,您厉害您厉害,您玩家可真牛批

一个小盲女的故事

#ooc
#有真事
#大概是蝶盲吧
#沙雕短文系列
#小学生文笔
#如果您准备好了GO?

大家好我是一个盲女,而且我有好多姐妹,她们都有华丽的服装,比如黄金蛋糕,暗金蛋糕还有甜心蛋糕,而我只有那唯一一件病服。

一次,大姐黄金蛋糕玩了场游戏,她像往常一样修机,不同的是这把游戏前期根本没有人受伤,就连队友都说没有见到过屠夫,正当大姐想敲盲杖时,突然有了心跳。是花嫁小姐,她并没有向大姐出刀,而是领着她去修机,去合影。说实话,花嫁小姐真的太优雅了,她的一举一动都很优雅,我怀疑她就是另一个艾米丽小姐和莱利先生,她简直就是上帝创造的一个完美的女人。就这样,花嫁小姐牵着大姐的手,走过红地毯,牵出了庄园。在这之前,花嫁小姐还给大姐舞了一曲,听同行的库特先生说那是他有史以来看到过得最美的舞。虽然我看不见,但是我也想看一眼花嫁小姐的舞蹈,库特先生可是环游过好多地方的人,既然他都这么说我也想自然是很想看,就算是一眼。

还没等这件事平息,二姐暗金蛋糕也碰到了这样的红蝶小姐,这次是紫孔雀小姐,不同的是这位紫孔雀小姐没有像花嫁小姐一样放掉所有人,而是一个一个淘汰掉每一个求生者。当第三位求生者回到庄园,二姐开始出神了,因为才修完一台机子,这位紫孔雀小姐真的是太快了,不论是出刀还是追击,她都不会犹豫,她真的太厉害了,就连庄园里有名的瑟维先生,为了去救断腿的皮尔森先生也被一刀震慑。二姐那时候已经不想修机了,敲下盲杖就去找紫孔雀小姐。明明在其他求生者面前凶狠的紫孔雀小姐,看到二姐就跟变了个人一样,带着她去修机。听二姐说紫孔雀小姐是因为她玩累了才放了她,真是位口嫌体正直的小姐。

然后就是三姐甜心蛋糕。三姐并不像大姐二姐一样熟练,倒是和我一样总是磕磕碰碰,有时候用着盲杖也可以迎面撞到屠夫怀里。这一把游戏就是这样。心跳出来后,三姐慌慌张张的跑,先是撞到了大雕像,又被刚修了没多少的电机磕了脚,就连盲杖都弄丢了。三姐没有办法,本来就比特蕾西小姐还胆小的她面对这个场面早就哭出了声,明明盲杖就在旁边却怎么也碰不到,这样的感觉真的很难受,明明求生欲比其他人强烈得很,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,三姐就只能任凭脚步声和心跳声越来越大。直到一道光打在三姐头上。在其他求生者眼里,那是道鲜明的红光,而在我们眼里,这光是灰的,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。三姐等了半天,只听到了一首曲子,那次的屠夫是白孔雀小姐。她把盲杖藏在身后,牵起三姐的手,带她去修机,去找大门,到最后也没有递给她那只盲杖,之前玛尔塔小姐和艾玛小姐想提醒三姐来着,硬生生的被白孔雀小姐用眼神吓了回去。

最后就是我这个病服盲女的故事了。我不像其他姐姐一样,碰到过如此优雅温柔的红蝶小姐,一次都没有。每次怀着激动的心情敲下盲女,都是不同的身影。就算遇到了红蝶小姐,过去询问她也没有什么好消息,都是嘲讽和咒骂之类的话。【一个瞎子还想要监管者的怜悯,疯了吧】每次游戏结束,我都会拖着身子,躲在角落里给自己包扎,听着队友们的互相埋怨。可能有人会问,一个盲女是怎么给自己包扎伤口的,其实一件事情做多了就会熟悉了。每次马马虎虎包扎完,我都会想我这样值得么。每次队友问我是不是不在状态,我只会强硬的扯出一个微笑,什么也不会回答。就这样我放弃了寻找属于自己的红蝶小姐行动,每次做完游戏都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,告诉自己不要乱想。直到有一天,一次游戏里三位队友早就回到庄园,我也在躲避监管者的追击,不知道怎么,突然扯到了自己的旧伤,终归是自己包扎的伤口,还是没有艾米丽小姐专业。我坐在一块板子上,旧伤的疼痛让我想动都动不了,只好等待死亡的来临。本以为会是电锯的启动声或是傀儡齿轮转动声,耳朵听到的却是一声清脆的风铃声。再次死在向往的红蝶小姐的手里,也许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吧,这样想着我闭上了双眼,尽管这样和睁眼没有什么区别吧。藏在扇子里的匕首刺了过来,真的很痛,这可比旧伤复发痛多了。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,我开始觉得冷了起来,在失去意识之前,我问红蝶小姐:“在您的眼里我是不是一个很傻的盲女”对方并没有说话,可能觉得没有必要跟我这种人说话吧。【撑不下去就不要硬撑了啊】这是我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醒来后发现自己不在那个角落,也不在自己房间,这里我从来也没来过,消毒水的味道很冲鼻,当我想从床上下来时,被一个人按住了。

“海伦娜小姐,下次再有伤口什么的不要偷偷摸摸的自己包扎了,你难道是不信任我这个医生么你知道我们观战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么”

是艾米丽小姐。我没有说些什么,她也没有再问些什么。我开始安分接受这位医生的治疗,我们这样不说话持续了没多久,对方就先开口了
“要不是红蝶小姐,你可能就真的醒不过来了。”
“什么?!你说什么艾米丽小姐?!”
“我是说是那个粉黛红蝶救了你,背着庄园主把你送到求生者这里来。”那一刻,我的心痒痒的,我的人生终于也有了色彩,就和监管者的红光一样鲜红。到了晚上我趁着艾米丽小姐不注意悄悄溜了出去,我看到了路过的裘克先生
【请问您有没有看见一个粉黛红蝶】【没有没有,小瞎子你去问里奥吧,我现在没空,我要去找那个求生者里跑的最快的】不久我就碰见了里奥先生
【请问您有没有看见一个粉黛红蝶】【没有没有,小盲女你去问问瓦尔莱塔,她什么都知道的,我现在没空,我要去找我的女儿】我走过雾区,躲过了一个个黏糊糊的触手,穿过了一层层致命的蛛丝,终于找到了那位瓦尔莱塔小姐
【请问您有没有看见一个粉黛红蝶!】【哦她啊,她在花园呢,小海伦娜,你就算是现在过去也见不到她哦】明明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却还是见不到她一面,不知道怎么回事,自己不受控制一样哭了出来【都说了别再捉弄别人了瓦尔莱塔,你信不信我给你绑到天上】【我不就开了个玩笑么,我又没想到这小盲女还真信了,行了你们两个聊吧】我想也没想到那个不可能见到的人就出现在我面前,天知道我当时是有多激动,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“所以说你来找妾身是为了什么呢,小海伦娜酱”
“粉黛小姐,我可以看您跳舞么”
“乐意至极。”

#真的很感谢您看到这里

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啊

那只咸蛋骚财:

【第五开黑日常】瓜皮献祭流二更!(依旧是草图流)

本期主角——【盲女】阿莱 @那只咸鱼阿莱 !

绿律师/队长】沙雕小凡 @就叫小凡吧  《p1.队长の献祭》

【空军】小陀螺  @鹤田夕子 

【佣兵】骚财


沙雕献祭队日常沙雕

那只咸蛋骚财:

【第五开黑日常】我们是瓜皮献祭流!(草图流预警)

绿律师/队长】沙雕小凡

【空军】小陀螺 @鹤田夕子 

【佣兵】骚财

【盲女】阿莱 @那只咸鱼阿莱 

重复发真的是抱歉!!!
【这套图修复了前套图的错字
【增加了厂律cp
【私心做了盲械的
【占tag预警

做了个沙雕表情包,原图在最后,我觉得lof不会封嗯!
【私心做了个盲械的
【占tag预警
【抱图随意
【图里的这要其实是只要,这个人蠢到打错字了,修复好的套图链接在评论里

本来想保平,看见自己都到无敌房了就皮一下,然后皮了这么久emmmmmm最后是真的不想皮了去送死,结果这个周可儿还把我放了,谢谢这个周可儿!!!
私心打个盲女tag【ni

我 盲女 全场最佳!